新邱区社会资讯网
社会新闻

【清风典历】儒生亦敢刃野豕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8-15 17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【译文】

清河王的太傅辕固先生,是齐国人。因为研究《诗》,在孝景帝时做博士。他曾与黄生在景帝面前争论。黄生说:“汤、武都不是承受天命为王,而是杀王篡位的。”辕固说:“不对。桀、纣暴虐荒淫,天下的人心都已经归向了汤、武,汤、武顺应天下人的心愿讨伐桀纣,连桀、纣的人都不愿意听他们的使唤而去归顺汤、武,汤、武是不得已才称王,这不是承受天命是什么?“黄生说:“帽子就算破了,也得戴在头上;鞋子即使很新,也只能穿在脚上,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有上下之分。桀、纣就算荒淫无道,但他们也是君上;汤、武哪怕圣明,也只是臣下。君上有了过错,当臣子的不好好劝他们改过来尊崇天子,反而趁着他犯错就杀,自己取代他称王,这不是弑君又是什么?”辕固说:“按照你的说法,当年高皇帝推翻秦朝登上天子之位,也是错的了?”这时景帝说:“吃肉的人就算没吃过马肝,也不能当不懂肉味;讨论学术的人就算不谈论汤、武,也不能说人家愚蠢。”两人这才停止争论。以后的学者们再也不敢公开谈论是受命还是弑君的问题了。

窦太后喜欢《老子》一书,曾把辕固召来问他对这本书的看法。辕固说:“都是些平民百姓的家常话。”窦太后恼怒地问道:“到哪里去找那些狱吏罪犯读的儒家书呢?”命令辕固下圈去刺野猪。汉景帝知道太后是一时动气,而辕固是因为心直口快,没有什么罪过,就给了辕固一把锋利的刀子,辕固下到圈里刺野猪,一下子就刺中了猪的心窝,野猪当场毙命。窦太后见此情形也无话可说,没有办法处罚他了,事情就此罢休。不久,景帝认为辕固清廉正直,任命他为清河王太傅。过了很长时间,辕固因为有病被免职。

当今皇上刚登位,又以贤良的名义征召辕固。那些阿谀奉承的儒生大都嫉恨、毁谤辕固,说辕固太老了。皇上只好让辕固回家,这时候辕固已经九十多岁了。当他第二次被召进京的时候,薜县的公孙弘也在被召之列,公孙弘不敢正视辕固。辕固说:“公孙先生,你一定要根据正直的学问发表意见,不能歪曲儒学的原意去讨好世俗!”从此以后,齐国讲《诗》的都是源于辕固先生的见解。而那些以讲《诗》而获得显贵的,都是辕固的学生。

【小识】

第一次看辕固的故事,眼前总有一个形象:身着长袍,头顶方巾,嘴里咕哝着“关关雎鸠”之类的陈词滥调,眼睛都不带斜一下的。

再看一遍,顿觉肃然。辕固与黄生的争论,表现出了充分的机智。他所以能在辩论中略胜一筹,除了脑瓜子灵活、嘴皮子利索外,更重要的是时代使然。学术思想的发展,必定与社会的发展相适应。辕固的胜利,归根结底是儒家对道家的胜利,以至成为汉武帝独尊儒术的先兆。

但是,儒家思想与儒术的复兴,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文帝的母亲窦太后“好黄帝、老子言”,弄得景帝和窦氏家族都不敢不研读老子。听说这场辩论后,瞎老太太让辕固说说《老子》这部书,辕固的迂腐劲儿上来了,说“那就是些家常话。”窦太后一气,让他去圈里杀野猪。亏了景帝心眼还好,“乃假固利兵”,“一刺,豕应手而倒”,总算保住了一条命。读到这儿,我怀疑辕固是练过武的,至少也要有“三脚猫”的功夫,否则,怎么能“一刺,正中其心”?再不然,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。

辕固落了个博士的头衔,最大的官也不过是“清河王太傅”,仕途稍显坎坷。然而,他显为人师,桃李满天下,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齐人为主的《齐诗》学派。单纯从做学问的角度讲,辕固也足慰生平了。(玄承东)

马勃:脱皮马勃,呈扁球形或类球形,无不孕基部,直径15~20cm。气似尘土,无味。大马勃,不孕基部小或无,手捻有润滑感。紫色马勃,呈陀螺形,或已压扁呈扁圆形,直径5~12cm,不孕基部发达,孢体紫色。局部止血药,清肺,利咽,解热等。主产于 内蒙古、甘肃、河北、陕西等地。